34、我们读经应该怎么读?
318
发表时间:2017-03-16 21:12

34、我们读经应该怎么读?

答:两句话:“会了则会,拟思即差。”你去悟吧!这句话我要再一解释那更错了,越解释你越糊涂。

也就是说,明了即明了,不要再思考。明白没?明白了,明白我再想明白明白,我想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错了,就是这么读经;读经不解义,老老实实念,就哇啦哇啦念,就这么读经。因为读经修定力,它是修你的定力,这就是读经典的方法。我们现在犯毛病就犯在这块儿,一读经:今天读有个新的见解,明天读又有个新的见解,认为自己开悟了。其实是耽误了,耽误了你修行,干扰了你的清净心,是把你自己自误了。

“但尽凡心,别做圣解;若做圣解,必入泥犁。”好可怕,同修,但尽凡心,什么是凡心?分别、妄想、执著的心都是凡心,你把这个心去掉,但尽凡心。别做圣解,别以为自己是圣人,圣人的话我来给你解释解释,经典不是圣人的话吗?别做圣解:“佛是这么说的,这个意思我明白了,佛是告诉这个事的!”就错了,别做圣解,若做圣解必入泥犁;你若是这么去读经、去诵经,肯定是进入地狱道。这就是“地狱门前僧道多”,就这么进去的,因为歪解了圣言量,歪解了圣言量,你再去给别人讲,就贻误了别人,这个果报可不得了。

若说十八层地狱有没有十九层?说没有。没有,可有人在那里叫唤。这是怎么回事?十八层地狱里头这位老兄不服气,直跺脚,结果他这一跺脚底下说话了:“老兄你安静点吧,你这一跺脚,这土都落得我满身满脸!”这位老兄说:“我这十八层地狱是最底层了,底下怎么还有呢?”于是他就问底下这位老兄:“老兄你是干什么的?”底下说话了:“我是教书匠,我是当老师的!”为什么当老师的就跑十九层去了?因为他误人的慧命,他不好好教导,我们这些所谓的老师。讲佛法的老师也是这样,用凡夫心去解圣言量,你不是误导人吗?误导人就上十九层。哪些人去的?就这些人去的。

我在刚入佛门的时候,我们梅河就好出善知识,给讲经典。我当时觉得很羡慕:讲得好,一句句都给掰开了,佛这个意思是什么?这句话佛的意思是什么?……现在我明白了,这都是什么?十九层地狱就是这样人往里进,就等着他呢!这句话我再说一遍,对读经你就“但尽凡心,别做圣解;若做圣解,必入泥犁。”因为清净心中一法不生、一法不立。我这样讲不知道同修能不能明白?一法不生,要生一法就是凡夫,没有法。说佛法,佛法也没有,因为佛法就是世间法,世间法就是佛法。一法不生,若生一法,这不就有东西了吗?清净心里哪能装东西?那佛怎么讲的?佛是这样讲的:“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佛说没有法,你偏来个法,你就生起来个法。错没错?所以一法不生,一法不立,在心里头立上一法,就不是佛法了。

我们念佛也是一样,立一个阿弥陀佛就错。那如何做?无念而念,念而无念,要是有念就错了。说无念还错,无念落到空边,有念落到有见,你说错不错?那怎么办?“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天天阿弥陀佛,这里面又有无念还念,念而又无念,这就是佛法。

实际真正的圆融法中间也没有,这叫什么?去掉两边不要中间。这又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说有中间,有中间就是菩萨,是大乘佛法、是菩萨道、是中道;但是到如来的果地,如来的见解,中道也没有。为什么没有?我一说你就明白了,若有中道必然有两边,没有两边怎么能有中道呢?《金刚经》里讲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不住在两边,也不住在中间,这是真的心,这就是你的本体。

什么叫住?住就是滞住,住就是攀缘,住就是执著住就是著相,住就必然是住在色声香味触法,这就是住。执著于色声香味触法就是有住了,和清净心就不相应了。它错在什么地方?就错在住在幻有上,色声香味触法本来是幻觉,不是真实。什么是真实的?永恒不变是真实,这些东西都有变,都是无常的,所以它不是真实的,它是幻有,你所住就住在幻有上。

所谓无所住就是不住善恶、不住是非、不住人我、不住空有、不住正邪、不住迷悟,凡是分别的一端都不住;所谓无住,就是不住对待的两边。所以怎么来辨别邪正?今天我所讲的全是辨别邪正。你看和我那标题绝对相应——邪正辨疑嘛!我们怎么分别?现在为什么要讲这个?不讲这个了不得了,现在骗人的把戏太多了,变着花样儿来骗人;都是举着大佛,都是佛、都是法……可了不得,要不懂得这个很难修。一步走错,一步一个坑、一步一个坑,都入火坑,都入地狱的火坑啊!所以不要住对待的两边,不住在对待的两边;那中间呢?中间也不住,这就是圆融了,就是如如了。

而生其心是什么意思?只要不住相,必然生空寂妙明、能生万法之心。而生其心就是别著相,这叫而生其心。你不著相,妙明本体必然现前。我们念佛也是一样,我不住于念,又不离开念。不住念又不离开念,这就叫作“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我们念佛修心,修心必须要念佛,这个方法非常殊胜,而且快捷又稳妥。我们有念是心,无念是性。心是性的用,性是心的体。只要心性合一,则能背尘合觉。这样修当生即可成就,所以真实的修行不能离开生活。

正如纯印老人家讲的:“在生活中要事事不走心!”只要平常无心,无心就是平常心。方才我讲平常心,什么是平常心?无心就是平常心,不走心就是平常心,一走心就不是平常心了,变成凡心了。无心是本体心,走心是凡心,是搞分别执著的心。只要我们平常心现前,那么我们的生活照样穿衣吃饭,这就是了睡、渴了饮,就是真的无相修行。我们说困了睡、渴了饮,那我们现在也能做到。但做到你是搞分别,睡觉有个睡觉的相,穿衣有个穿衣的相,吃饭有个吃饭的相,好吃、坏吃不都是相吗?都是搞分别,真正修行没有啊!

我讲过,纯印老人家吃邻居不要的发霉、长毛都变绿了,连猪都不吃的苞米面。我们一吃又辣又苦,那绝对吃不了;但她老人家一边吃一边吧嗒嘴:“这多香啊,哪有苦啊辣啊!”你看老人晚上闭着灯能纫针、能做活,我们行吗?因为她没有分别,哪有白天黑天啊?她是没分别,她是平常心去修道,如果你这样修、这样做,愚痴的人和有求、贪心重的凡夫必然讥笑你,而大智慧者他必然能理解你。向自心之外用功夫、做文章的人,就是自作聪明的人,是自己认为自己聪明的人,实际他并非是聪明者,这就叫作:

学佛觅悟门,选法趣不同。

普为净土客,莲蕊却不红。

金砖陪梵呗,心香住晚风。

花絮果自茂,果落始自空。

日月两盏灯,奥妙在其中。

人间一台戏,谁解其中意。

化佛送纯印,应劫百年生。

纯印乃心法,菩提在自心。

般若人人有,何须求外因。

实性即佛性,空身是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