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有好多同修练习呼吸念佛方法有头昏脑胀、胸部闷的感觉?为什么?
399
发表时间:2017-03-14 19:47

有好多同修练习呼吸念佛方法有头昏脑胀、胸部闷的感觉?为什么?请老师开示。

答:我来之前,北京有位男居士来电话更有意思,他说:“我一修呼吸念佛方法,脖子就转个儿,这身体拧劲儿。”我对这位居士说:“一呼吸念佛就开始拧劲儿了,拧来拧去就从床上拧下来了。这个咱们没听说过,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身上有我们世间人所说那个‘没脸’的,你身上招这个东西了!”

我下面讲讲呼吸念佛方法,有的老同修在练习呼吸念佛的时候有发闷、眼睛发涨、头脑发昏沉的感觉,什么原因?你没把呼吸念佛方法理解明白。

所谓呼吸念佛方法,它是顺你的呼吸,别改变呼吸的规律,只是在喘气当中加四个字---“阿弥陀佛”。平常你怎么喘气还怎么喘气,一改变喘气就不顺其自然了。因为佛法是顺其自然之法,心与道合,行于自然。你行和自然相应,就必然是胸闷、眼珠发胀。因为你呼吸念佛,往那一躺,想着呼吸念佛方法:我得呼吸了,开始呼吸了!准备工作做好了,肚子憋得挺老大,开始呼吸了“阿弥”,完了“陀佛”……这样久而久之不顺其自然了,气就不流畅,不流畅胸不就发闷吗?你老鼓气。

怎么解决?佛号随顺你的呼吸,你别呼吸随顺着我这个佛号,这就不顺其自然了。佛法主要是顺其自然之法,佛法其实就是吃饭、睡觉、拉屎、撒尿,你都弄明白了,这叫佛法;弄不明白就是世间法。

呼吸念佛方法必须在静止状态下去念。什么静止状态下?睡觉前,最好是给个手印,因为纯印老人我看她老这样,从打我记事儿那天她就这样。比如说往左边一躺,双手合十放在腮边;往右边一躺也是这样,好像是提醒自己呼吸念佛似的。打坐时候她两只手往下一放,把手指露出一点点,放在腿上,有时候两手握在一起。现在也没搞明白,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打坐的时候,可以结弥陀印。睡觉时候可以侧卧也可以仰脸躺。仰脸躺就打弥陀印,双手往小腹部一放,打个弥陀印,提醒念佛就可以了。

它是培养什么?它是培养第七识末那识。因为我们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识、阿赖耶识这八识,我们现在念佛是用意,就是思,就是我们心想的阿弥陀佛,它是搞分别的,用它支配念佛。但是我们到临终时候,头脑不清醒了,不能提起佛号了,那怎么办?它是搞分别、搞思的。不会思了,那没办法,所以平时就要培养第七识。第七识是末那识,末那识是执著识,它是管执著的。

末那识是搬运工,第八意识是阿赖耶识又称神识,它是业障的储存仓库,就是含藏识。为什么我们用呼吸念佛方法解决问题?因为你一喘气就是一声佛号、你只要一喘气,它马上给搬一个阿弥陀佛进入阿赖耶识里,再一喘气还搬一个阿弥陀佛到里面去,就这样,天天培养。把它培养好了,当你临终的时候,神识不清楚了,但你还在喘气,它还照样给你往里送佛号。

这个我们已经体证了,有几位居士都是这样。梅河铁北有个唐秋玉老居士,她就是会呼吸念佛,会呼吸念佛方法一年多了。她得了大面积脑出血,头脑的上部、下部全都脑出血。大夫说挺不了几个小时,结果她往生了。怎么往生的?她这右边不好使,压迫神经了。她喘气,就是临终前那个喘气,就是“呼嗒”,半天“呼嗒”一下,就这样,每“呼嗒”一次,她手动弹一下,每“呼嗒”一次手动弹一下。当我赶到的时候,我说她念佛,家属不相信。我把她大念珠给她放手上,只见她喘一口气按一个大念珠,喘一口气她拉一个大念珠……她走得非常好,就解决你神识不清楚的时候,末那识起作用,培养它,这就是呼吸念佛的方法。

(另外我们这个转世的情况我也跟同修交代交代,使大家明理。我们人可以转世,从三个方面

第一是随着业力重的方面牵引你去投生。假如你很善,那么你的善的业力在阿赖耶识里储存的就多,那么先上三善道,投生到人、天、阿修罗道,这叫三善道。但三善道没把握。因为像天平似的,三善道的福享尽后,恶的种子就多于善的种子,天平就倒向恶的一边了,又转世到三恶道中去了。在恶道里待的时间长,去善道那里只是串门。像我们得人身,到世间来只是串个门,真正我们在六道里是三恶道待的间长,三恶道是老家。

阿弥陀佛接引像的这个人,他在两千多年前周朝时候是一名石匠,凿佛像、凿塔的。他在畜生道里待了两千多年才得人身,可怕不可怕?他没上鬼道,若上鬼道现在也出不来。为什么出不来?因为鬼道众生的一天是我们人间的一个月,鬼道众生的寿命是千千岁。你算一算吧,地狱道更完,出不来,因为地狱道的一天是我们人间的两千七百多年,他的寿命是万万岁。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历史在地狱里头也就是不到两天的时间。要为什么我们人活一百岁,地藏王菩萨在地狱里好不容易把你超拔出来了,你到人世间一百岁,地藏王菩萨刚送走,还没等转身你又回去了。怎么又回来了?因为你在人间活一百岁,在地狱里头才几秒钟,算一算你怎么不回去?所以说进到鬼道和地狱道绝对出不来。像这位画家,她是在畜生道,那还待了二千多年哪!所以我们同修既然得人身了,赶快老实念佛,随缘作善。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一个是靠业力投生,哪边业力重就上哪投生

第二个是靠习性生。我们人人都有一个习性,贪、嗔、嫉妒的习性。贪的习性就进饿鬼道,嗔恚的习性就进地狱道,这个习性了不得,现在我们就要培养善的习性,心善良,不搞贪、不搞嗔恚。今天老居士提出的问题就是这个,她说我念念佛,一看老头儿怎么都不顺眼,我就想骂他一顿,所以我这佛号老也提不起来。这个一定要用定力制服,没有定力不行,用什么办法?用佛号制服这个嗔恚心。嗔恚心一起,马上佛号提起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把这个嗔恚心压下去,就得这么办。你还顺其自然,一见老头儿就瞪眼睛,瞪眼睛你就想骂他。一骂,你这佛号不但现在提不起来,今后永远提不起来。因为火烧功德林,这个功德你培植不起来,永远培植不起来。这样的情况你找我,我也没办法,你找西方阿弥陀佛他都没办法,还得找你自己。怎么办?压制习性,压制嗔恚的习性。习性一起来要骂人,赶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把骂人换成佛号不就好了吗?久而久之就化性了,把这个习性就化了,骂人的这个性就化了,这就是培植了功德。

如果你还解决不了,我劝你把弥勒菩萨那首偈子写在墙上,写大点儿字,一看它你就化性。弥勒菩萨自己称自己是愚痴的老头儿,叫老拙,他是这样说的:

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

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自说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唾在我面上,凭它自了。

我也省力气,你也没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

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你说这多好是不是?要化性,必须要化性,不化性是不能成佛的!你现在老好瞪眼睛、老好骂人,即使你修的再好,你上哪去?修罗道,跟天人整天干仗,这还了得?在个性上必须要化,你想不想成佛?想不想不在六道轮回?想,想你就得化。谁来化?佛管不着,护法也管不着你,是你自己管自己,这就是纯印老人讲的:“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儿”,自己的毛病自己去克服,谁也解决不了。这就是第二个随着习性而投生。

第三个投生的条件是随着念头投生----就是佛说的往生。要不为什么我们念阿弥陀佛?我们天天想阿弥陀佛、天天念阿弥陀佛,就随着这个念头。实际这个往生是什么?佛来接你。是哪个佛来接你?自性佛,还是你自己。你天天念这个阿弥陀佛,临终前你的自性就化成阿弥陀佛来接你。我们天天看的佛像就是接引像,就是他来接。别人来接,你也不会走,因为认为他是假的。

这就叫生的三个条件、三个因素,就靠这三个方面。西方极乐世界就是这个清净心,你清净心一现前,天天是西方极乐世界。有的同修看犟牛居士天天乐呵呵的,因为天天高兴,天天是极乐。极乐哪有忧愁?不会有忧愁的,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到西方极乐世界成佛那天就示现了常、乐、我、净。

:不再转世了、不再轮回了,恒常不变。

:永远高高兴兴,没有烦恼、没有忧虑、没有忧愁、没有分别、没有执著,他就永远高兴!

:我是主宰,我能主宰自己不生不灭、不死也不病,这叫主宰。你看哪位佛菩萨有病?哪位佛菩萨像我这个小老头儿这样脸抽抽巴巴的?没有。因为“菩萨菩萨,年年十八”他老是这样是不是?

:净是清净,体清净,心清净。

无知是我们的本体,有知是后得智,无知是根本智慧,有知是以后得到的智慧。无知含有知,有知绝不含无知。这就是一含万、无量,无量非含一;一就是无量,无量就是一。

你老实念佛,念到一定境界的时候豁然开朗。开朗以后有个开朗的想法:“我这回可好了,我弄明白这个道理了!”一想又错了、又不明白了,明白就是不明白,不明白里头就是明白,这就是悟证!

若是我们由思量而知,通过学习、读经、思而得,这个就称作比量,它就不是现量了。现量含比量,比量不含现量,凡是有思、有悟、有证,带“有”字的都是比量,经过思、学习、参访得来的全是比量,不是现量;现量与本体相应,比量与本体不相应。比量并非是自家的珍宝,它是别人体证的,是你学习来的,并没有挖掘自己的珍宝。

古人所讲的世智辩聪非以人师,世间的智慧、世间的聪明绝对不是人的老师,不足以做人师。因为如果说我是学医的,你教给别人了,那么我要是学医的,我看那个书,我不也会了吗?我若是进这门学科,我不和你一样吗?所以你怎么能做我的老师呢?佛是无知、无心,所以他是无知,无知一切都知。

你看三千年前佛就讲末法,就把末法比喻得非常透彻。什么是末法?他说:“铁鸟空中飞,铁驴地上跑,铁鱼海里游。”这时候就是末法,你看现在不就是铁鸟空中飞,铁驴地上跑,全是铁的。为什么搁个驴呢?驴性,驴性得用人驾驭,所以你不得摆弄它、操纵它吗?铁鱼海里游,你看大轮船、潜艇。你若说三千多年前这个铁东西,铁鸟什么的空中飞你相信吗?所以说佛是大科学家,是不被人们认识、很难以证实的科学家。三千多年前就给证实了,就给预见到末法众生福报大、根性浅、善根因缘少。

智慧由哪生的?智慧由空寂的心中生,所以真实的智慧不是经过思,不是学得。自性本体就存在的,所以你越学,知识越多越愚痴,它从佛法的角度来讲绝对是这样的。你不相信,不相信咱们举个五台山的例子,当然不是现在的我了。我们曾经去朝五台山,当时有我和赵淑波,今天赵树波也在场,请站起来让大家看看,让大家能够真正相信有这回事。

赵淑波这位小居士,她是一个肺子,她的另一侧肺子割掉了。现在我们一个人正常的呼吸量是三千六,她只有一千八。夏天的时候,夜里睡觉她们家的窗户老得开着,否则呼吸量不够,憋得上不来气。去年的四、五月份我们上五台山,北台海拔是三千六十一米,我俩第一个登上北台。

我们由山下爬到山上走了两个多小时,当时那里的风力可能达到十级以上。我和赵淑波胳膊挽着胳膊往上爬,站都不敢站,两人高声喊话谁也听不着,只能用手比划,用眼睛演示。我们俩打头阵,是第一伙往山上爬的。因为我这一抬头,一股风过来吹到我嘴里了,当时就把我吹死过去了。把赵淑波吓得趴在我身上大叫:“大师兄,你可别死呀!你死在这可怎么办啊?”风就大到这个程度。

我们将要到北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由山上往山下拜。因为那小路很窄,也就是一讨半宽这么一条路。我就给赵淑波手势,让她从我背的背里拿出黄瓜和西红柿给这个人送过去,因为这山顶的师父们常年吃咸菜疙瘩。赵淑波就爬了过去,把黄瓜和西红柿供养给了这个人。然后她又爬过来了,爬过来的时候,当她看到那个人一多长的大灰围脖从脖子上这么散落着,于是她又跪在那帮着把这个人的大围脖给系上了。当时我们愚痴,没想到这十几级大风,他这大围脖就从脖子上这么挂着,它不掉不晃动。人都能吹跑,他的围脖怎么这么老实呢?没寻思这个,她就到那个人的跟前把围脖给系上了,这也是供养!然后她又爬了过来,我们俩个手挽手继续往山上爬。可是没爬几步,我们回过头来再找这个人,没了……以后通过种种迹象表明,此人是文殊菩萨。我们当时是十二个人,别人都没看到这个人,就我俩看到了。结果从那以后,赵淑波的身体状况彻底的改变了,体质也增强了,现在是壮劳力。以前不行,以前她一个膀子老这么歪歪着,现在都平衡了,都变了。体质也变了,佛菩萨加持力。

另外佛菩萨加持我什么了?加持我般若智慧。在五台山的时候,我曾经对了许许多多对联。那些对联上面的字都是残缺不全,有的只有一、两个字的对联我给补上;有的没有对联我给它对上对联;有的是皇上写的偈子我能挑出来里面的字是别人后加上去的……这个智慧哪来的?佛菩萨的加持力,并不是我修的,也不是我修到一定境界,不是这个意思,佛菩萨加持的结果。我无知无见,我能添上,所以“无知含有知,有知非真知”就是这个道理。现在你让我写,我也添不上了,因为佛菩萨没加持了。所以说佛法就是修本体的清净心,清净心就是智慧的本,清净心就是智慧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