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佛法可以用哪几句话来概括?
343
发表时间:2017-03-14 18:41

27、佛法可以用哪几句话来概括?

答:佛法可以用这样几句话来概括——以无念为宗,以无住为本,以无相为用,以空寂为体,以清净为修行。

佛门以无念为宗,什么叫无念?所谓无念就是没有想,断掉了见闻觉知,有见解、有体会、有想法、有思议都不叫无念。我们念佛也是一样,念佛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以无念而念、念而无念。怎么来理解?无念就是我们这个阿弥陀佛的圣号,不起心动念很自然的去念——无念;而念,有没有佛号?还仍然有佛号,这就是有念。念和无念是一体的两面,缺掉哪方面你这个佛号都不精纯,这就是无念而念、念而无念,这是真念。

我们现在犯毛病就犯在有念,而不知道无念,没达到无念的境界。无念是我们的本体,有念是我们本体的显相、本体的起用。像无念而念、念而无念的方法,同修只有在修行中自己去悟证。

那么怎样来体证这个无念而念?你一天不管做什么事情,老老实实的念阿弥陀佛、这个佛号老也不停。一旦豁达的时候,就能见到庐山的真面目,这就是在念中去体证无念。

所以说无念而念、念而无念不是用心思去念,很自然的佛号入到心里以后,自然的做一切事情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走路、行住坐卧全念佛。这个念头不是从我心里头经过思惟和分别而念的,这叫无念;佛法是以无念为宗旨,必须这样。

另外佛法无住为本,它的根本法是无住。什么叫无住为本?无住就是不住在境缘界上。境是物质环境,我们眼睛所见到的都是物质环境,不住在物质的环境上;缘是指人事环境,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物体的本体,你要想到它没有真实义。为什么没有真实义?它是无常的。像大楼,外观一看相当好,但是这个大楼十年以后就得搞维修,因为它无常,外边这个水泥用不了十年它都得脱落,即使质量再好、再坚固,它也是无常的,也在腐蚀、在变化。

我们别把这无常的东西当作实有,一切物质、山河大地、整个宇宙都是无常的。不住在这些无常的幻觉当中,别把这些实体的实物当作永恒不变,这只是物质环境。我们一定要看清、要放下,这都是虚无的,了不可得的。你明白这个道理了,一切你都看淡,什么钱财物、什么高楼大厦、什么小轿车都看淡,全得不着、全都能放下……

缘是人事环境,什么是人事环境?就是处事、待人、接物当中,一定要做到与人无争、与世无求。不要争个是非、人我、好坏,这些东西都没有必要。你能把物质环境和人事环境看淡了,你的心焉有不清净的道理?尤其在人事环境当中,有好多在处理事物当中杵你的肺管子,这时候你一想到物质环境、人事环境都是假的现象,那么你何必去惹烦恼?这就是纯印老人所讲的“不走心”,一切不走心。物质环境不走心、不贪著,人事环境也一样不走心,这样你的心才是清净的。要能做到不住在物质环境和人事环境当中,那么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这就是无住为本;就是你的心别被物质环境、人事环境所转,若心能转境即同如来;

“无相为用”和“无住为本”其实它俩的关系是有连带的,无相就是我们所说的不著相。境缘无善恶,得失在自心,人事物环境对你都没有影响,有影响是谁?还是你自己去找的烦恼。在人事物环境当中顺境时生欢喜;逆境时又生厌恶,这些都是烦恼。我们佛门把这两方面统称为无明,无明也叫愚痴,把假的当真的,遇欢喜咧大嘴笑,遇见逆事就噘嘴,这都是无明都是烦恼,好坏一起心、一动念全是烦恼,它都影响修行,这就是无相为用。

要会运用无相,在有相的环境当中来修无相的菩提之心。所谓有相就是人、事、物都是有相的,但在有相的环境当中如何不著相、不被相的现象而迷惑,这就是佛法的运用,这就是修行人应该所达到的一个新的境界。不会运用这个,一天天虽然叨叨咕咕“阿弥陀佛”遇见境界,心就被境界所左右,那样不会成就的。

空寂为体,我们的本体、我们的本性、我们的自性是空寂的,就像一面大镜子,光滑无染的一个镜面。它清净到什么程度?就是镜面,但是镜面清净不清净?它有寂定,它如如不动,如如不动而映万象。这句话什么意思?大圆镜本体是清净的,但它也有不净的时候,什么是不净的时候?当外边的物体映射到镜面的时候,它就显现出来这个物体的本相,在镜子面前外国人现外国人相,中国人现中国人相;美的人现美相;丑的人现丑相,什么物体它映什么相,这是镜的应用,镜的相的一面。但是这个人一走,大圆镜还是光洁的,它的本体是清净的,并没有染着这个镜的本体,这就是寂静,是我们的本体。

佛门常讲清净心就是这个,空寂为体,这就是空寂的运用和显现。我们佛门的空寂一定要搞清楚,空非空、相非相,空相一如;体非体、用非用,体用一如,就是体、相、用是一码事,而不是分开的。所谓空为体,虚空本身是没有物体的,但是虚空本身的下面宇宙、山河大地又无不在虚空的包围之下。这就显示我们自心的运用,所以我们佛门讲空是指着妙空;所谓有,有是讲妙有。这叫有而非有,非有而有;空而不空,不空而空,这就叫妙有、妙空。

这两方面你落到一边,那就变成边见了,就是你这个见解错了。为什么邪法我们所有的宗教都批判它,国家也要取缔它?因为它就是以边见来迷惑众生。他讲什么?讲他那个大法,佛门里哪有大和小?有大本身就落到一边去了,有大必然有小,所以说他它落到边见,他那个“真善忍”也落到边见,绝对不是佛法、不是正法。他落到边见了,边见是什么?真的对立面就是假,善的对立面就是恶,忍的对立面就是嗔恚。所以真正明白佛法的,这个一出台就知道它绝对是魔道。古大德有一首偈说得很清楚——

海藏多罗一叶舟,不居两岸不中流。

一篙撑出虚空外,惹得春风笑点头。

我们佛法浩如烟海,高深莫测,如果一个人从生下来那天就开始读佛经,到一百年以后死那天你也读不完,就这么多。在所有的宗教里面,佛门的经典是最广不过的,特多。这是在问世以来在世间存在的经典,如果还没问世的经典那更没法说了。就这一部《华严经》,龙树菩萨觉得自己的智慧已经达到很了不得的程度了,佛所讲的法他全都看过,全都了解了,于是产生了贡高我慢之心。有一天,龙王为了度他,请他到龙宫里去看一看。结果他到龙宫里一看,这龙宫里四海之内就这一部《华严经》,要是拿到我们地球来说,恐怕得好多好多地球才能把这部《华严经》容纳下。这时候龙树菩萨才恍然大悟,佛法的高深、佛法的渊博了不得。所以我们这部《华严经》问世以来,在《华严经》里面最精要的目录就是两大册这么厚。所以说佛法非常非常的圆满,所有世间的八万四千法门和我们与生活有关的诸多的疑难都在经典里面,佛都讲过。我们要真正了解佛陀,我们把他当神仙看待就错了,他是人、是无所不知的大圣人;要按现在的名词来讲,佛是大科学家、是生物学家、是大哲学家、是大医王,他无所不知而又无知,正因为无知他才无所不知。

所以不用在佛像面前祈祷,你叨叨咕咕是有心,有心的频道和无心的频道不能连到一起。所以我们现在好多学佛人就觉得我修行七、八年了,怎么不精进呢?我天天给他摆供,初一、十五上香,怎么就不保佑我呢?你越想保佑还越不能保佑,不想保佑,很顺其自然的他还真就保佑。

什么叫保佑?什么叫护佑?以佛的教诲去做就是保佑、就是护佑。因为你按照他的教诲去做,这不是频道相应了吗?他不让你动心思,你偏要动心思,那频道就不相应了;他不让你动心思,你修空寂的本体,那么就和佛没有两样了,这就必然是保佑。他让你舍,你就舍,舍来舍去把病全都舍没了;不但钱财物你要舍掉,就是疾病你最后也都舍掉了。通过钱财物这一舍,心量大了,心量大了以后,就没有是非人我好坏之分了,再通过念佛,心清净了,心一清净,业不就消了吗?业一消,身体不就好了吗?就是这个道理。

要想好病主要在修行上下功夫,不仅在道场,在生活中都要老实念佛,随缘作善。

正邪的唯一标志就是修本性之佛、法、僧,修本体的觉、正、净,这就叫正;仰仗外边的作用,仰仗外边的法,仰仗外边的人,这就叫邪,这绝对是邪。

这个就引申的来看,当今社会那些给你搞超拔,给你做法会消业,把你的家亲眷属超拔到极乐世界;多烧点儿金元宝,多烧点儿纸你业就消,同修你看这就叫外道法,绝对是外道法,我们明了就别上这个当。但是有没有好处?我看也有点儿好处,有点儿什么好处?你拿俩钱供养三宝了,种下福田,除了这个以外别的没有。因为这个是自己造的,外人绝对替代不了,这一定要明白。

不要相信哪个人,要相信佛的教诲。这就是我们四依法里面的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典不依不了义经典,这就是四依法。

既然是凡夫又是个居士,那么居士没有大小,同修千万不要在居士里面分出三、六、九等,这就错了,这在我们佛门里头是不准许的。所以你给师父顶礼可以,给我顶礼就大错特错了,我接受不了。你给师父顶礼,也应该对佛像顶礼,你也不能对着师父“咣当、咣当”磕头,那样折杀他,消他的福田,这个同修要明白。给师父顶礼,一定要对着佛像,有佛像对着佛像,没有佛像对着西方也可以。那叫心中佛,给心中佛顶礼就可以了,这个要明理,这就是空寂为体。

清净为修行,所谓清净为修行是什么?我们修什么?修清净心。用什么方法修清净心?“阿弥陀佛”就是通过念佛,用这一念阿弥陀佛来替代所有纷飞的妄想。实际我们本体里面根本连阿弥陀佛也没有。这个一定要明白,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要不然这妄念太多了。那么怎么办?“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就用这一个,其它别的妄念我全都给你压伏住、给你排斥掉。

我们同修的福报就够大的了,这么殊胜不可思议的法门,是佛陀慈悲为我们末法众生指出的一条成佛之路;确确实实是非常殊胜、非常圆满、非常圆融而且非常稳妥的法门,是万人修万人去的法门。现在社会上好多人来抵制和谤毁这个净土念佛法门,也无可非议,因为那些大菩萨们都不知道这个法门,何况你一个凡夫的出家人?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坚定信心,当生能成就唯依念佛。

在我们村,现在连本地加外地不下六、七人往生了,他们靠什么?就靠念佛。修别的法门,不是法门不好,是我们根性不行了,修别的法门绝对修不出去,这个同修要明白。我们修行就是修这个清净心,这个清净心里面就没有贪著心,没有贪着。对佛法也别贪著,贪著佛法也是贪,不对了。

那吕老居士最后我们在录像里都看到了,佛像放光,佛像给印证,“纯印老人”的方印就印在佛的莲花座上。什么原因?这是吕老居士给我们做示范,我觉得他不会这么难走。他是在国民党时期十六岁入佛门,而且有好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既然他走了,所以我把他的德行跟同修作一汇报。

当八路军解放长春的时候,他被困在长春城里,那时候他已经念佛多年了。别人都挨饿受不了的时候,一天晚上,按照他自己现在想法来看是梦游,其实是做梦,在他的脑袋里就是做梦。怎么做的梦?他梦见他挑一个挑担,一边担子里头有一个小孩,就是自己的儿子,还拉着他的老伴儿。当时他挺年轻,就晃荡晃荡像做梦似的就梦游了。游哪去了?在城门里,他看到国民党的大兵背着枪,从城门的一个小门,城里城外的来回换岗位。他一看大兵换岗,城门里又有好多大兵站岗,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糊里糊涂挑着小孩儿,拽着他的老伴儿,就从这小门跟着人家换岗的出去了。等到天亮时,他睁开眼睛一看,哦!跑城门外头来了,大兵谁也没看着他。直到现在他还在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就觉得是梦游,梦游变成真事,就游出来了。”你说一家四口人全都跟着他的梦游来到城外,所以没在城里挨过饿。你说这是什么原因?说明他确确实实有德行,这是事实。因为他要不走,我还不敢讲,人走了这些事可以讲一讲,人活着你要讲这些东西就不对了,那就变神通了。

实际有没有神通?我看人人都有,三身四智、五眼六通人人本具,因为和佛没有两样嘛!但是有通你别显露通,有通你别执著通,有通别让别人知道你有通,免得有麻烦。真有通没有?我看真有通,像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我看哪个通都有。不但我们人人都有,就是连鬼神他们都有,天人他们也有。他们所差的是漏尽通没有,就是培植福了以后就不漏掉了;他们是什么?没有底的茶杯,他们的漏尽通是这个,进去多少还漏出多少,真正的佛陀、如来没有这个。

所以吕老居士的为人是什么样的?这个事情就我知道。他经常放生,因为他生活也是非常困难的,动不动往我那送十块、五块,或者是你有一些困难,只要你找到他绝对帮忙。他把我的磁带和老法师的磁带从梅河往浑江送、往通化送,送完了以后,到时候他去取。他是我的善知识,不是我的启蒙老师,那个材料上写的是启蒙老师,这个名词下的不妥当,他是我的善知识。怎么说是善知识?我刚入佛门还不会念阿弥陀佛,他听说以后就到老干部局去找我。找到我以后,他说:“你就是犟牛?”我说:“是!”因为过去都认识。怎么结的缘?我有一盆蛇皮箭,挺大,开小串花,我不太喜欢了。那时候他在市场卖花,我一看这老头儿挺好,我就把这蛇皮箭给他了。他问我:“你怎么不养了?”我说:“不喜欢,不要了!”那时候我喜欢花,现在我什么也不喜欢。结果他把这花儿卖了六块钱,就是十年前,卖了六块钱。他把花儿卖了以后到处找我,把卖花的六元钱给我送家去了,非得给我。我说:“这是给你的!”他说:“不行、不行,你给我的也不行。这么值钱的花儿,我已经帮你卖了……”他又给我添一个花盆,因为我原先舍不得花盆,我给你花,不能给你花盆,花盆让我倒下来了。人家给我添个花盆卖了六块钱给我,这是十年前的事。

从那以后,我就认为这老头儿挺好,但我不知道他信佛。因为那时候我不相信佛,他要是说他信佛,我早就不跟他打交道了;跟他断交,我不能跟迷信头子老在一起混,那就错了。所以那时我不知道,但是这人我觉得挺好。他一找我,我认得这是卖花儿的老吕头儿,他说:“你母亲走得挺好啊!”我就把老人往生的这些事一介绍,他就说:“好哇!走得好哇!那不是一般人,可能是再来人哪!”他接着问我:“你现在干什么呢?”我回答说:“什么也没干!”他就说:“你得念佛呀!”我说:“怎么念佛呀?”他告诉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得老念哪……”就教我。他怕我不明理,就把老法师的一百零七盘《无量寿经》磁带每周给我送去一盒,顶着大雨也给我送。以后我对老法师磁带好像是听来听去就像不太愿意听了似的。我就说:“吕居士,我已经听了五十多盘了,以后别给我送了,我都懂得了!”老头儿就急了:“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听了五、六年了都没懂,你听了五十盘就懂了?这可了不得,这样危险哪,你这叫贡高我慢,你这叫修罗!”他说什么修罗,我也不知道什么叫修罗;他说:“你这修的是修罗道!”我一看老头儿真急了,这么大岁数了,于是就答应说:“行,你给我,我就听吧!”之后他怕我不听,他干什么呢?查岗。越是下雨天、下雪天,他顶着雨、雪趴在小窗户上看,看你干什么呢?一看你在那听呢,他高兴了,就走了……以后我发现了,我就说:“吕大爷你不要来了,我给你听完!”他给我送,逼着我听,所以我听老法师磁带就是一百零七盘。

确实他是我的善知识,就逼着我听磁带。所以老法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但是经常给我上课的是谁呢?是纯印老人;从小到老人家走,经常给我上课,就在日常生活当中表法上课的是她老人家。通过老法师的启蒙、启示,使我又悟证了纯印她老人家的一些法语,是这么个关系。

吕长林老居士在七年前的冬天,我们北方都储存大白菜,积酸菜。他到离家六、七十里地的大兴镇去买白菜的时候,发现一户农民家里哭天喊地。他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菜农得了脑血栓,不能干活了,家里有个傻媳妇,还有一个傻姑娘。他一看这一家生活没有着落了,他于是转身来到街里,把买白菜的钱买了大米给送了过去。以后他每个月悄悄的给这个菜农家买足口粮,还每月供养他家四百元钱,直到他走。我一算他供养这户人家整整七年,这件事就我知道,他不让说,这叫修三轮体空的布施。他每月挣多少钱?他的工资和我差不多少,还没有我高,六百多不到七百块钱。他每月拿出四百块钱供养那个菜农全家,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修行非常非常好,他受了十重四十八轻的戒律,老两口可以说摽着膀子修。若是老太太不修,她老头儿这么往外拿钱,她能干吗?老太太也修得好,你说他能不往生吗?

那为什么他往生这么困难?我看他在表法。他表什么法?第一点,告诫我们所有的同修,我们的冤亲债主就是你的儿女。他所以不能走,就是一病重了,他告诉儿女:“我要走!不要给我送医院!”他是预知时至,头一天洗的澡,结果这一喘不上来气的时候,儿女“孝心”上来了。干什么呢?你不是说不让上医院吗?不让上医院,我非给你整医院去不可,就让他住上院了。住院后一咽气马上找大夫,然后进行人工呼吸、人工抢救,就在身上这个按哪……不让动中阴身他偏要动,你说不是表这个法吗?表我们周围的儿女就是你的冤亲债主,他非把你整到三恶道不可。

另外他还给你表一个法,表什么法?送往生不要杂念,不要诵经、持咒,就是佛号,掺杂着去送,送不走,绝对送不走。老人家这一咽气,儿女马上给送到火化场冰柜里冻了起来;然后找来了梅河所谓的“善知识”,叫什么“三点茶”的。那是真正出名的“善知识”,干什么呢?唱三点茶,就是三个大碗、三杯水。说是唱完这三杯水,倒出去以后,可能人就能往生了。结果倒了三杯水、三点茶,唱啊,唱完了人没走了。怎么办?于是又把寺院的师父找来了做法会……这么一折腾,本来没有中阴身硬给折腾出来个中阴身。三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中阴身走不了了,不定跑哪去了。到冰柜里一摸身体梆梆硬、冰冰凉,摸哪哪凉、摸哪哪硬,你说怎么办?这就是给我们表法。

老人家在三年前,他写了一个委托书给我。内容是说我走了以后让犟牛居士送我,一切要听他的……就告诉他的子女一切听犟牛居士的;同时要求他的家人和子女还要做到:第一点不准许杀生,一律素食;第二点不收任何人的礼包(就是我们现在社会上,家里一死人,亲戚朋友来吊丧不都是拿钱吗?)、不许收钱;第三点将我的骨灰撒到江河湖海。三年前就写了委托书给我,所以老人家这不是表法吗?结果三十多个小时没送走,按他的子女的意思来讲:就这样吧!要说他的冤亲债主是子女呢?即然送不走了,子女谁也不找了,就这样了;送不走就送不走了,反正我也做到了,这些“大善知识都来了,和尚也来了,没走了,没走了就拉倒吧!

老人生前有个善知识,现在看来是他的善知识。原先他送这个人母亲往生的时候,把这个人度过来了,你说这不是果报吗?就这个人一看老人没走了,当时就跟他儿女讲,提出来说应该到吉林把犟牛请来。他的儿女疑疑迟迟的,他说:“你不请犟牛是不对的,因为老人家三年前就把一切都委托给犟牛了。犟牛不来主持这个事,你说他死了能瞑目吗?如果说你怕花钱,那好办,我给你掏小车费……”结果这一将军,儿女没办法,只好花三百块钱雇辆小车来到吉林,把我和张德超接去了。

我们来到火化场冰库掫开一看,遗体梆梆硬啊。实在是没办法,只有领着大家念佛。就在火化场,我跪在佛像前领着大伙儿念佛,就是佛号,其它什么都没搞,都不搞,就是一声佛号。我给老头儿跪下了,我跪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因为他是我的善知识。那么我这么大岁数给你跪下了,你儿女不跪行吗?所以儿女全都跪下了,咱们梅河那些有名的居士这次全参加了。因为看到我这一跪,他们也很受感动,也全都跪着念佛,结果这佛号声震天动地!也就一个多小时吧,再一摸身体柔软了,非常柔软。而且我给老头儿的蒙脸布掀开一看,老头儿咪咪笑,就像睡觉一样一样的;我扒拉扒拉他的脑袋,还没睡醒,就是叫不醒,就是睡觉,非常非常慈祥,面相慈祥;身体放香,一阵阵往外飘香!这是老人家临走给我们表唯依念佛得度生死。最终那天,你也别搞这个、别搞那个,什么三点茶、四点茶的,我看都没用,就是阿弥陀佛有用,现在老人家已经印证。

他那边印证,这边佛菩萨也给印证。实际老人家真正往生时候是四点多钟,就是我一个多小时跪完了的时候是四点多钟,然后我就回去了。五点十五的时候我给这边打电话,结果四点多钟到五点十五这个期间老人的面相整个都变了。所以我往这边一打电话,这边说佛像放光,非常殊胜;纯印老人家给印证,大印在佛像那块儿哪……

我们这次吉林的同修和外地同修的福德因缘很好哇,西方极乐世界我们有亲人了,你亲自送走的。院内飘香,在室内香气三天不断,非常殊胜。在送吕长林老居士的同时,我们还送走了一位迟广泰,实际当时送走了两位,因为通过佛像可以看出来纯印这个大印。

我一说“纯印”,同修可能就意识到是那个小脚老太太。我说的纯印是佛的心法印在她老人家身上的体现,并不是代表她这一个人,而是佛的心法印。纯,纯不就是心吗?纯就是不二,纯就是一、纯就是心;印,印就是法,是佛的心法、修心之法。所以不要执著史纯印老人家一个人,她是表法,在她身上体现的、印证的,纯印是佛的心法,不是哪个人的法,这一定要搞清楚。

所以纯印这个佛的法印当时就印在了阿弥陀佛的莲花座上,我回来的时候看录像。当时这个法印在阿弥陀佛的莲花座上,以后又一点点往右移,移到右肩;移到右肩以后又往前移,移到大势至菩萨那边现出了两个长条印,就是这个大印变成长条的了。两个长条印中间有一个缝隙,靠佛这边的印大一点儿,靠大势至菩萨那边的印小一点儿。为什么我断定送走两位呢?这就说明吕长林老居士这边因为修行的好,所以印比较圆满;迟广泰因为他念佛不够精纯,虽然也念佛走了,但他还需要一个阶段,所以这个印很小;之后,这个印又从大势至菩萨这边往这飘来弥补,一会儿上来一个小印给它增大点儿,一会儿又上来一个小印给它增大点儿,一来二去的这两个印就一样大了。什么原因?就说明迟广泰还得上那边去修才能赶上吕长林老居士,是这样的!另外还有一个含义,这个印为什么不往观世音那边飘,而往大势至这边移动?这就是让我们修大势至之法。大势至之法是什么?“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就是一句佛号。佛菩萨你说还能怎么度我们?这已经表法表的最圆满了,怎么修?就这么修,就是佛号别间断。

净念相继就是佛号不断,就是所说的佛号成片。那成不了片怎么办?成不了片先求不断,以后就成片,一不断就是成片了。先达到成片不容易,我先不让它断;断了,断了马上再续上,这样日久天长的不就是不断了吗?一不断不就成片吗?

所以这次是佛菩萨真正的大慈大悲心来度化我们,可怜我们有好多学佛人,这就是佛所讲的“可怜悯者”,就是对我们这些信佛人的可怜,他们不懂这个法门。佛一而再、再而三的显示,有人就是置若罔闻不去做,还搞这个、那个的。我不是说人家唱得不好,什么“三点茶”、“六点茶”的,我看送往生就是一句佛号。你这样一搞,中阴身没有定力,中阴身跑了。跑了以后这边你搞什么他都不知道,他也不回来。唯一的是把中阴身看住,时时提醒他念佛,这样才能往生。这就是念佛得度生死,不念佛是绝对不行,同修在这里我们应该吸取教训。

我说的送走两个对不对?还真对,当时迟广泰是在哪呢?他是在离我们吉林一千多里地的白山市。昨天上午他的大姑娘迟秀兰给我打电话:“犟牛居士,我爸也往生了!”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迟大菩萨,这人发心很大,过去经常跑寺庙,现在不跑了,也是老实念佛了,她就是用佛号送的。她说他爸是在四点多钟真往生了,她说的时间和我们这个时间又相似。

据迟大菩萨讲,当念到四点多钟的时候身体柔软,也是一阵阵香气,当时把白山市,就是我们过去的浑江的好多同修全度了。因为过去从来没见过人死了以后身体放香、身体柔软的,她说:“我爸又度了好多人哪!”

所以我们现在供这小牌位就是两个,一个是吕长林,一个是迟广泰,印证这两个人确实都往生了。但是迟广泰往生品位好像不太高,因为他念佛也就是几个月,还得他姑娘看着他念,姑娘花钱雇他念佛。因为他老要钱,你不给钱,不给钱我不给你念了,就是这么念佛的;他姑娘老得给他钱,不给钱他不给她念,用不念佛吓唬他姑娘,所以他的品位不高,但是也走了。因为佛菩萨真慈悲,只要你真诚心念佛,他真能给你接去。这就是我们应该明了的问题,好多人是不应该走的。但是由于我们坚持了一声佛号相送,也照样走,所以看来“阿弥陀佛”四个字是不可思议的。